我以为裴鞘早就走了,没想到他一直在车里坐着。云鹏热情的招呼我的娘家人,我却极不情愿的皱着眉头……    “谢谢你送米佳回来,下的这么大雨,辛苦你了!”    裴鞘听到云鹏跟他说话,大方的从车里下来跟我们说:”这都是徒手之劳,不用在意的。”好家伙,是不是演员接触的多了,演戏都不在话下!    等他又往前走了J步,我急忙拉了下云鹏的胳膊,    “不早了,我们快回去吧!”    我好担心从裴鞘嘴里再吐出什么不G净的话来。只好拉着云鹏的手,又被吓出了一身冷汗。    而且,用J近犀利的眼神盯着裴鞘,他只好站在远处,没有再接近我。    “外面这么大雨,进屋里喝口热茶吧!”    我老公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热情,我当时就差狠狠地跺脚了。    裴鞘这么危险人物我躲都来不及,他还要引狼入室。    看着裴鞘诡异的笑容,我立刻上前阻止,跟云鹏说裴鞘一会儿还有事儿呢,我们不便于让人家久留,还是下次吧,下次再好好来我们家坐坐。    天Se也这么晚了,正好雨下小了一些,别一会儿下大了,路上就不好走了。    裴鞘用手扶了下鼻子说,的确是,其实来的路上他被狗咬了一口,现在还着急的去打狂犬疫苗呢,所以就不便久留了。    云鹏听了说,是啊,这个得尽快打,不然错过了时间很有可能会感染的。    我老公也不知道从哪儿来那么多话,又聊了两句,而我已然恨不得让他赶紧离开。    “对了什么狗咬的啊,破P了吗?”    “没关系,就是一只F情的小母狗而已。”    这话,难道不是说我的?    我听着实在生气,感觉自己一不留神就会被气晕过去。    但是,我真正担心的,是他继续说下去会引出什么来。    我攥着自己的手,感觉汗要一滴一滴的从手心里留下来了。    “那就赶紧去打针吧,这个不能耽搁。”    我老公竟然没有丝毫的怀疑,裴鞘也没再多说,又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跟云鹏说,    “姐夫说的是,那我就先走了。”    于是,看着裴鞘开着车渐渐消失在雨中,我的心才渐渐踏实下来。    剩下我跟我老公,互相望着对方,站在那雨中的月Se里,感觉终于理解了对方,心里的所有症结也随之打开了。    看着我老公的表现,我心里得到了很大安W。    可是,老公跟婆婆毕竟不一样,我婆婆的脸Se从我进家门那一刻开始,就一直吊着,像是我欠她的一样。    我没有说什么,淡淡的喊了一声“妈。”    我婆婆立马挺不好意思的从沙发上起身,放下手里的瓜子,弹了弹衣F上的灰说,    “那个,我也不是有意跟你吵架的,知道就行了,还是好好过日子吧。”    这是在跟我道歉吗?    我听着我婆婆这话感觉别别扭扭的,根本不像是诚心诚意要道歉的样子。    我承认我也有不对的地方,可是大家开诚布公的谈一次,解决下矛盾不好吗?    我真不知道这样的答案有什么意思,不过看见她这般模样,我也习惯了。    之前在楼道里,我老公安W了我很多,说我婆婆也知道自己不对了,让我担待着点。    其实,就算他不说,我也不会跟一个长辈计较什么的。    大家只要心平气和,和和气气的我也就知足了。    可是,我婆婆这脸Se算什么,这不明摆着给我看的吗?    咬咬牙,又一脸笑意的迎上去,    “妈,我也有不对的地方。”    “蒽知道就好。”    我婆婆倒是接的痛快,恢复了一脸的常Se。    这时,我老公看我们又要吵起来了,赶忙cha到中间,先跟我婆婆,她不都答应跟我好好相处了吗,怎么还一副不满意的样子。    我婆婆听了挺不高兴的喘了口气,又扇了扇手中的扇子,默默翻了个白眼。    见我婆婆的情绪稍稍稳定,又看在我老公的面子上,我急忙又迎合上去,叫了一声妈,跟她解释说,那个东西真的不是我买的,我也不知道是谁无理取闹寄过来的,这件事我都跟云鹏说了,他也知道了…    结果,我还没说完,我婆婆就撂下一个若有若无的臭脸,转身走了。    我真的很反感她这个样子,特别想追上去说清楚。    我清清白白的,没必要被她误会。    这时,老公忽然抓住我的胳膊暗示我回房间去。    我也恍然醒悟过来,一个老人,我何必跟她较真儿呢,只要我老公懂我就好。    幸好,云鹏和我终于重归于好了,对我来说,这不就足够了吗?我在想,只要今后我婆婆还能跟我一如既往的和平相处,我再生一个孩子,我们家的关系估计就会被拉近好多了。    云鹏给我拿了些吃的,端了杯水进来,关心我吃了饭了没,看上去我很是疲惫,今天一定为这件事苦恼了很久吧,要不是他,我也不会这么难过的。    我这人就是很容易心软,老公三言两语的已经让我难受的不知说什么好。    我很想承认自己也有不对的地方,也正想跟他表明态度的时候,我老公忽然“扑通”一下跪到我的面前,拉着我的手说,    “米佳,都是我不好,我不应该怀疑你的,可是,你知道,我是个男人,却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温情的谎言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