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3中文网
  1. 93中文网
  2. 其他小说
  3. 反派肆无忌惮[快穿]
  4. 41. 等待
设置

41. 等待

深海游鱼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93中文网93zw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小雨逐渐变大,随后闪起了闪电。

灰黑色的浓雾在夜晚消弭不散,闪电也只能略微的穿透雾层,白光闪进屋子,楚时煦微微眯眼,看见了屋子内全部的布置。

四个字,乱七八糟。

不管是客厅还是卧室,啤酒瓶滚的到处都是。床底塞着一堆臭烘烘的袜子,上衣裤子扔的满地都是,书桌上的灰尘也激了厚厚一层,四处都散发着一股氤氲起来的苦臭味。

——那像是因为太久没有开启空气净化器,雾气和屋内的潮气结合散发出来的味道。

怎么看,都不像是安允南这种跟上市公司老总谈恋爱的人该住的地方。

楚时煦对安家有所了解,雾气污染影响了一切实体行业,这家老牌实体企业自然首当其冲。四年前他们就想加入毒雾科技领域,为此找上了楚家。

楚父楚母因为背地里是跟政府合作的缘故,不能贸然接受外界企业企图‘分一杯羹’的请求,即便安家愿意用自家的实体换这个机会。

随后安家自己组建了研究院,就跟市面上那些中小公司一样——安允南就是其中的一名普通研究员。安家人数众多,亲戚关系错综复杂,又是百年世家,因此极其看重‘正统血脉’,安允南一个私生子自然是上不了台面——他的母亲不过是安父的第n房姨太太。

楚时煦不知道安允南在当私生子的这些年里究竟遭遇了多少恶意,才会让他心理变得如此扭曲,甚至敢和贺礼一起算计楚家。当年知道消息,狂奔向楚家公司的他只看见了那一场自焚的大火。

而贺礼和安允南都在现场。

贺礼是厌弃的望着他,而安允南则露出了完美的笑容。

没错——笑容。

那甜蜜的、恶毒的、燃烧着淋漓鲜血的笑意,成了楚时煦在牢狱中挥之不去的噩梦。每每从梦中惊醒,他都恨不得生啖其肉,生挖其骨,为此楚时煦才拼了命的减刑,成功在今年出狱。

想到虞南刚才的表现,楚时煦更加肯定安允南是一个极其擅长表演的小人,为了钱不择手段,而贺礼蛇鼠一窝,为了防着他的报复,甚至私下里学了些格斗技术,然而这一个月以来,他从来没发现他有过任何训练。

防盗门喀拉一声开了,虞南提着晚间超市的菜回来了,因为雨越下越大,他那一柄小伞已经没有作用,身上还是浇了个湿透。

他的肤色极其的白,衬衣紧贴在身上,更是勾勒出瘦削的身形,虞南摘下防护眼镜,一双桃花眼冷冷的扫视过来,戴着口罩的脸看起来极其的富有神秘感,让人忍不住的去挖掘、去探索那背后的面容。

见楚时煦还规规矩矩的被绑在床柱上,虞南微不可查的挑了挑眉:“竟然没逃跑。”

楚时煦以为虞南出门是打算把他丢在这里自生自灭——毕竟这片区域已经属于首都的下城区,这条便宜的、肮脏的街道很少有人经过——然而他没有想到,虞南回来了,甚至还拿回来了一袋蔬菜,在厨房里研究了一下电燃气后,就开始做饭。

这个世界的科技水平已经发展的蛮高了,至少虞南发现这个燃气造竟然需要屋主的身份识别才能启动。

安允南的身份信息就显示在了燃气灶的液晶屏上,租住时间达到了惊人的四年。

虞南不会做饭,只好将就着随便炒了点儿菜,随后在冰箱里拿出了唯一的一包挂面,煮熟后用菜随便一拌,一碗冒着热气的面条就做好了。

原身已经快三天没吃饭了,虞南现在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,在防备楚时煦偷袭时就因为剧烈运动却饿着肚子,胃部一阵一阵的发疼,现在终于有东西吃,他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见卧室里的主角还浑身湿透的望着这边,又凶又俊的脸上满是警惕和仇恨,但目光又不免多次放在他碗里的面条上,虞南嗤笑一声,将剩下的菜和面也给楚时煦拌了一碗。

他把饭放到楚时煦的面前,但是对方却没有动的意思,反而冷冷的看着他。

“我忘了,你手被绑着,没法吃饭。”虞南露出一个理解的表情,随即拿了个凳子支在他面前,将碗放在了上面。

“那你就直接埋头吸溜吧,我可不会喂你吃饭。”

虞南罕见的露出了一个阴谋得逞的笑,随后转身去吃自己的饭,并没有管身后楚时煦脸上阴沉的表情。

他肯定是不会吃的,就算吃,也不会用低头啃碗——那么侮辱人的方式吃。

只有被养殖的动物才会被人定时定点的在槽里投喂食物,然后它们再把头埋进饭食里,不顾形象的开怀大吃。

虞南很明显在讥讽他现在的处境,而楚时煦也很痛快的没有低头,只是冷冷的盯着客厅里的虞南,想看他还能弄多少花招出来。

他承认对方确实长得不错,所以因为害怕整出一个亲吻他的‘美人计’也属正常。虽然异想天开了点儿,但也算是在楚时煦的理解范围。

但是接下来虞南的举动就让他很难理解了——他在吃完饭后正常洗了碗,研究了一会那台破旧的老电视,甚至还怕楚时煦冷,给他翻出了一条毛毯,一副‘你别发烧死在我家’的神情,随后就在沙发上沉沉睡去,一动不动。

没有报警、没有伤害、甚至没有更多的言语攻击。

面前凳子上的那碗面条已经彻底凉了,温腾的热气全部散去,只余下冰冷的陀感。

楚时煦双臂一动,捆住他的尼龙绳顺势皲裂,全部散落在了地上。

他穿着不起眼的黑色外套,就是为了掩盖袖子里藏着的刀。

因为多年前家破人亡,父母双亡的心理阴影,楚时煦的失眠非常严重,而牢狱之中又有很多‘欺负新来的’潜性规则。四年前他刚进监狱时,费劲心思走私了一把刀在身上,每天晚上只有带着这刀才能安然入睡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相关小说推荐


回到顶部
设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