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3中文网
  1. 93中文网
  2. 其他小说
  3. 堕神男主哭着求我干嘛
  4. 15. 第 15 章
设置

15. 第 15 章

他的话仿佛给了她无尽的勇气,就好像昔年野火烧过的草地...干涸、皲裂中迸发出惊人的希望。千重樱眼睛里的水汽全数褪尽,只剩下无比的坚定。

那是他第一次在玩笑、嬉闹的小师妹眼里看到名为真挚的情绪,灼热而滚烫,就好像她眼里只容得下他一个人。谢怀慈莫名的不安,甚至有点不敢与她对视。

千重樱强忍着拒绝之后...落泪的冲动,努力维持着还算得体的笑容。但撑不过半晌,眼睛就有泪花在打转。沉默的埋头后,她哭笑着抬起头,“谢怀慈,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...我就想,这个漂亮的小少年是谁啊?!我想同小少年玩儿。说来可笑,我那时候才多大,竟然想同你结契,幻想成为你的道侣...”

说完,她就捂着脸冲了出去,徒留谢怀慈一个人待在房里。无端的慌乱霎时涌向他,青年下意识默念清心诀,可即便那样...纷乱的杂念仍旧搅得他心神不宁。

谢怀慈坐回到案前,重新翻开书页,但手指僵了半晌,再没能看下去。

夕阳坠山,窗外的桂花被照得金灿灿的。

脑海里莫名回忆起他们在湖心小筑的日子,千重樱喜欢酿桂花酒。每次摘桂花,就弄得跟小花猫似的,他每次...都会忍不住去擦。

桂花香甜的气息萦绕在鼻尖。

谢怀慈侧目看向院中的桂花树,呆滞到书页搭在手背都毫无所知。看着金灿灿的桂花,心却在别处...他想要追问一些问题,但积年来的高傲,却让他难以启齿。

千重樱想要当他的道侣,明明那么多人厌弃他的...她却...他分不清这是真话,还是假话,陷入了极端矛盾当中。

“真的好喜欢好喜欢师兄,能做师兄的新娘子吗?”

桂花香味好像更浓烈了,如茧...包绕着他的思绪。

在虞棠努力提升自己的修为时,许久不见人影的阿蓉突然来访。

阿蓉笑嘻嘻地说了些近日来遇见的趣事,等到笑话彻底讲完,她一脸欲言又止的...又扭捏着地盯着她,眼神闪闪烁烁的。

憋得受不了,虞棠直接道,“阿蓉,究竟有什么事,你说吧。”

“还是说...你有什么不好的事瞒着我?”

“怎么会呢?你把我当什么人了!?”阿蓉又恢复那副乐呵呵的样子,但正常不到几秒,又回复常态,“那个...千重樱和谢怀慈,他俩好像打算结契。”

虞棠手里正剥着的橘子掉在了地上。

“他俩不是师兄妹,就算是青梅竹马,也不可能那么快确定关系吧!不多了解一下吗?”

她知道师兄妹在在一起很正常,可结契是一辈子的事,得考虑好啊!万一...

阿蓉也不问那半瓣橘子的事,双手撑脸看向她,“了解,他俩还需要了解吗?都是一个峰头长大的,彼此的了解程度可不是我们这些人能比的。”

樱樱和大师兄在一起,作为同门,阿蓉还是很高兴,就是一想到虞棠,就有些丧气了。

她知道虞棠在云落崖时,就对谢怀慈有好感。她喜欢他,为了靠近他,让他侧目,努力地去追赶修为。喜欢的人被他人捷足先登,任是再温和的人,也是接受不了的。但虞棠呢?她也仅仅只是失态了一会儿,很快又转变回了普通同门的位置。

“从小到大说不定只是依恋呢?要搞清楚这些...”虞棠重新捡回橘子,放在手心,缓缓道,“我这...不也是好意吗?要是他俩后面分开,那多尴尬呀!”

“他俩太不认真了,好了,我有点儿事...要马上去办。”

咀嚼完最后一瓣橘子,来不及同阿蓉招呼一声就推门而去。虞棠全程都垂着眼,让人看不清她的真实神情,脑子里“嘭”的一声就跟炸了似的,不知道走到了哪儿,该停在哪儿。

好像哪里都不属于她。

直到走近云落崖,才缓缓放慢了脚步。

眼前的情景熟悉得令人吃惊,青年撑伞看着娇小的少女。

他们在雨中的场景和谐无比,一个说说笑笑,一个安静聆听。

千重樱忽然凑近青年,笑得就像春雨里盛开的花,“师兄,既然你喜欢我,那就要答应我所有要求,以后清灵峰上,只准栽桂花....还有,不要天天冷着个脸,好吗?”

雨夜天气本就晦暗,但即便如此,谢怀慈浅茶色的瞳眸却闪烁着珠玉般光泽,昔日里微微靠拢的眉心,也舒展开来,整个人褪去了铅尘不染的冷感,染上点点烟火气。

他安静地聆听着,一刹间对上少女干净的瞳眸,旋即不太自然地眨了下眼睛。

“谢怀慈,我想当你的恋人!而非师妹。”

“我以后会是你的道侣,总之...总之我会对你好的!”

“嗯...就跟小时候一样,我们要长长久久的。”

细雨天,有月亮走出乌云,清辉洒落在他的眉眼间,灼热耀眼的眉心痣红得滴血,昳丽感在瞬间压过了高冷和疏离的气息。

青年眨了眨眼,睫毛颤个不停,似欣喜,也似紧张到不能自己。

月下,俩人相对而立,视线在彼此身上滞留。夜风拂过,青年鸦色的发丝与少女柔软的发交织在一起,温柔、缱绻,宛若精致的眷侣画册。

他们彼此的心里只有对方,任何人都插不进去。

清冷的师兄终于跌落在了灵动、活泼的小师妹心里...开始懂得七情六欲,再不复初遇时的漠然。

雨越下越大,打湿了虞棠的衣裙,沁得她浑身发冷,虞棠止不住地想起曾经。

明明,虚幻山涧时,他会替她治伤,还会当着她的面脸红...到底是什么时候变的呢?

在云落崖时,他分明能听她说一晚上抱怨的话。

她醉酒后,他抱着她...一声一声地唤着她的名字,他和她的距离远比其他人近。

可现在,她于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同门,不能光明正大地抱着他,不敢与他共撑同一把伞,不能与他贴身耳语。与他靠得很近,可是心却离得很远。如果在清水村时不打落他的伞,是不是她和谢怀慈就能短暂地走近一点,她忍不住去想...

同门...除了脆弱的同门关系,再没有什么能与他关联在一起。

或许他们只能是同门,只能是陌路人,虞棠涩然地想。他有了喜欢的姑娘,她连生气也不能。她有什么立场和身份来指责千重樱呢?他们是两情相悦,她不过是暗地里的窥视者。

就在虞棠准备放弃,转身离开时,情侣相拥的场景突然转变为惊悚的画面。

千重樱抱住他,从袖内掏出匕首,狠狠地刺进了他心脏的位置。灵力消散仅在顷刻之间,谢怀慈颓然地跪倒在地上,他睁大了双眼,脸色煞白,脊背弯折下来。

殷红的血在雪白的衣袍晕染开巨大的血花,他顾不及胸口的窟窿和唇边的腥锈味,固执地看着身前的少女,眼底积蓄着太多情绪...

谢怀慈脸上的如仙清冷再也不存,眉间的柔和化为冷厉,瞳孔剧烈收缩,整个人带着一股癫狂的怒意,固执地问到,“你要杀我?为什么?”

千重樱瞥了他一眼,有些心虚地说,“你是天定的邪神,不可能向善,所以...杀了你才是正道。”

终了,她头也不回地逃走。

本是情侣约会,一下子成为杀人现场,任是谁也反应不过来。

虞棠瞧见了一整个过程,好不容易才从震惊状态中脱离。

谢怀慈艰难地躺在地上,费力地喘息着,灵力流失,神识自然也不灵敏...连少女靠近都不知道。

在濒死之际,他感觉有人握住了他的手...还絮絮叨叨地说着话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93中文网【93zw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堕神男主哭着求我干嘛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相关小说推荐


回到顶部
设置